猖言

喻黄‖叶黄‖安雷‖酒茨‖信白‖黑花‖铠约

【雷卡亲情向】铭刻星光

给别人写的,本来是她抽的cp关键词……首发名人朋友圈「貌似是这个吧……」,代发的……我一个不混语C的发哪里去干嘛……
想了想lof这边也发吧……交凹凸党费。

雷卡是亲情向的!
有雷狮女朋友出没!有主角小队出没!有安没马出没!
渣文笔!狗血剧情!恶俗套路!

第一次在lof发文,求各位太太轻拍。

大概5k字
关键词【口红】【日记】【当他老去】
卡米尔视角。

OK?↓


————

00.
记你。
从最初到最终。

01.
卡米尔发现雷狮的脖子上有一个口红印。

非常的突兀。雷狮的肤色本来就很白,而那个口红印明亮而鲜红,充满着馥郁而甜蜜的爱恋气息,为他一向冷酷的大哥平白增添几分色情与柔和。

不合常理。
卡米尔平静地这么想。
但……本来就该是这样的。

雷狮似乎注意到了卡米尔的视线,修长骨感的手指轻轻碰了碰脖子上的那两瓣艳红的唇印,似乎有流星划过那片紫色的星空。
雷狮露出了难得的柔和表情,他慢慢喝了一口手里的啤酒,翘起的二郎腿一晃一晃的,心情很不错的样子,“猜到了?”
雷狮看向站在他对面的卡米尔,眼尾微微勾起。他的眼型本就十分好看,有一点像桃花眼,但却完全不是桃花眼那样的一汪柔情春水,反而蓄满了冰冷、狠厉的雷霆,那是一双属于野兽的眼睛。然而他这样一勾确是别样的风情,怕是见到的女人都不得不为之心动——即使知道对方是恶贯满盈的宇宙海盗雷狮。

“嗯”卡米尔抿了抿唇,深蓝的眼眸平静而深邃,他用力地点了点头,仿佛可以认定什么似得,“挺好的。”

金黄色的啤酒在冒着洁白的泡沫,又一点点的破灭;冰凉的杯身发汗似的凝出小小的水珠,顺着杯壁滑入了白皙的指间。
雷狮挑了挑眉,表情有些意外,他本来以为卡米尔会反对的。
毕竟他们现在身处残酷的凹凸大赛,什么变故都有可能发生。即使是名列前位的强者,稍一个不小心,也可能就此殒命。而感情,却这里是最没用,也是最致命的东西。柔软的情感是甜蜜的束缚,是惑人的毒药。要不得,要不起。

“恭喜你,大哥。”
发自内心地,小小的少年这么说,少有表情的面容上也露出了一点喜悦的神色。

02.
卡米尔第一次见到那个女孩是在一次参赛者的联会上。

组织者是来自幻兽星的紫堂幻,他很聪明地以排名第二的格瑞的名义发起联会,又用后起之星金和星月魔女凯莉的名号的宣扬,吸引了不少参赛者。知名的如双剑的安迷修,不知名的如玛丽、威廉等这种烂大街的名字。甚至连大赛第一名嘉德罗斯都亲自莅临,虽然真正的目的是找格瑞打一架。
有了三位强大的参赛者作为后盾,联会非常顺利的进行。
前两次联会雷狮都没有参加,唯独这一次他却领着卡米尔站在了最外围。
内圈的紫堂幻似乎看到了雷狮,露出非常开心的表情,激动地拉住了站身边的金的手臂,兴高采烈地说着什么。

卡米尔看了看站在人群中央的五个人,脑海里浮现出了联会的目的——团结所有幸存的参赛者,联手推翻创世神。

——真是天真到可笑的无稽之谈。
他想起雷狮在得知这件事时嘲讽的表情,紫色的眼眸散发着不屑的光,紫色的星星无声的发出嘲笑。

但他却觉得这个主意意外的不错。
这个想法一出现卡米尔便愕然了,他慢慢地眨了眨深蓝的眼眸,抬眸看向站在身旁的雷狮。
只见他懒洋洋地扛着雷神之锤,精壮的小臂搭在长长的手柄上,两条洁白的头带在他身后安安静静地垂着——一副兴味索然的样子。

卡米尔心中的诧异一点一点的消散。
——嗯,本来就该是这样的。

03.
当她出现的时候,雷狮已经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了。
卡米尔却在人群中一眼认出了她。这很奇怪,他们明明未曾见过。
那是个很漂亮的女孩,拥有着所有漂亮女孩都有的一头柔软的灿金色秀发以及一双灵动俏皮的天蓝色眼眸。饱满的嘴唇涂着艳红的唇彩,个子比较高挑,紧身背心和黑色皮裤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曲线。
女孩轻手轻脚地走到他们这边,对卡米尔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悄声问道:“你是卡米尔吗?”
卡米尔点了点头,深蓝的眼睛望向女孩含笑的天蓝色眼睛,那双眼睛里却什么都看不到。
“我是安娜森。”女孩说,涂着明亮唇红的嘴唇弯出一个好看的笑容,声音活泼,“是雷狮的女朋友。”

内圈紫堂幻正发表着激昂人心的言论,他激动地挥舞着自己拳头,表情热烈而真挚:“……如果我们不奋起反抗,那么最后只能迎来毁灭!我想大家应该还记得第一场比赛最后消失了的伙伴,他们和我们都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
他的伙伴带头为他鼓起了掌,紧接着全场的人都鼓起了掌。
噼里啪啦的掌声此起彼伏,经久不绝,参赛者显然都是被紫堂幻的那番言论打动。
不得不承认,紫堂幻真的很有鼓动人心的天赋。
竞速赛那一次,因为面对的是雷狮,再加上他本身的弱小无号召力,所以劝说失败。
但是这一次,他学乖了,懂得“狐假虎威”的道理了。
从前那个天真到可怜的傻小子在残酷的比赛中蜕变了。即使本心未变,但是却没了从前的莽撞。

“真吵。”
雷狮冷冷地吐出两个字,声音像是淬了冰。
卡米尔抬起头,看到雷狮神色不愉的半眯着紫色的眼眸。
人群中的安迷修似乎感受到了来自恶党凶狠的视线,连忙转过头来,以争锋相对的目光顶了回去。
“好啦好啦!”安娜森凑到雷狮面前,吻了吻他白皙的脖颈,安抚道,“陪陪我吧。”
雷狮的表情柔和许多,他收起雷神之锤,转身走开了,脚步却刻意放慢,安娜森欢快的跟了上去。
卡米尔望着两人离开的方向,心中觉得有什么梗在那里,但又不想把那个梗拔去。

本来就该是这样的。
卡米尔看着一脸震惊地安迷修,这么想。

04.
“我准备向安娜森求婚。”
雷狮擦了擦眼角沾到的鲜血,微动手腕,将雷神之锤举起用力向右一锤,一只面露凶光的魔兽便被猛地砸到几米外的树上,接连撞断了好几棵大树才奄奄一息的停下,几秒后,便断了气,“哦,蛮耐揍的。”
“什么!老大你有对象啦!还要结婚!”佩利一听,又兴奋了起来。他一拳头捶开了扑上来的魔兽,又下蹲,一个漂亮的高踢将对方一脚踹起,然后抓准了机会,右手一抓,狠狠往地上一摜,那魔兽瞬间没了气息。
“笨狗就是笨狗。”帕洛斯一边悠哉悠哉地控制着自己的暗影分身,把魔兽向佩利那边引,一边开始嘲讽他,“雷狮老大有女人都已经好长时间了,就你这只笨狗不知道。没救了!”
“帕洛斯,你!”佩利是个暴躁脾气,立刻就想跳起将手里的魔兽摔到帕洛斯脸上去。
“闭嘴。”雷狮不耐烦地警告道,他轻而易举的蹂躏着不知死活的魔兽,紫色的眼眸兴致缺缺。
卡米尔发现,好像只有安娜森在的时候,雷狮才显得会不那么兴味索然。

魔兽已经被清理得差不多了,雷狮收起雷神之锤,把剩下的都交给了佩利和帕洛斯。
“卡米尔,你还在写日记吗?”雷狮突然发问。
“嗯。”
“别写了。”雷狮说。
卡米尔抬起头,深蓝的眼眸里是不解的神色,“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停下吧。”紫色星海的主人说,像是告诫,又像是叹息。
卡米尔沉默了一会儿,第一次违背了雷狮的意愿,深蓝的眼眸坚定而深邃,“大哥,我要写。”
雷狮深深的看了卡米尔一眼,没有冷酷,不带雷霆,那双眼眸里只有明亮的星辰大海。

“随你。”

05
在正式向创世神发动反叛的那一天,雷狮向安娜森求婚了。

没有华丽的陈词,没有漂亮的钻戒,有的只是两眼的紫色星海。
雷狮亲吻着安娜森的指尖,说:“我要你成为我的王后。”自信而高傲,张扬而肆意,如同雷霆一般,不留一点余地。
安娜森惊喜地搂着雷狮,在他的脖颈上留下一吻:“我的荣幸,殿下。”

然后呢?
然后战争便开始了。
残酷而血腥。
无数人死去,尸体化为宇宙中的星尘,飘散各处。
又有无数人重新站起,前赴后继的投向死战,不知畏惧,不懂退缩。
大概是被打压得太了吧。
没有人知道这场战役究竟打了多久,他们早就被鲜血的腥味麻木了身心,只知道不断地厮杀。
创世神最终还是倒下了。
终结他的是那个名叫金的少年。

卡米尔望着欢呼雀跃的参赛者,内心却毫无波动,仿佛是置身事外的旁观者。
“赢了呢。”身旁传来轻快的女声,卡米尔一抬头,便看见了熟悉的艳红唇彩。
“嗯。”
“等离开凹凸星之后,我就要和雷狮举办婚礼了。”
“嗯。”
“你开心吗?”安娜森俯下身子,天蓝的眼眸望着卡米尔,眼中依旧什么都没有。
卡米尔开始紧张,手心泛着冷汗,他觉得他胸口的那根梗仿佛正在被慢慢拔去。
“这一切都是你希望的那样。”安娜森笑得很温柔很明亮,可卡米尔却想赶紧跑开,“你开心吗?”

06.
雷狮和安娜森的婚礼是在海上举行的,那一天并不是一个好天气。
有着雷霆和狂风,海面翻涌着危险的波涛。

“这才像海盗该有的婚礼!”雷狮大笑着,一口饮尽了杯中冰凉的啤酒,“走吧,我们出去看看。”
飓风吹卷着浪涛,雷霆与闪电在背后炸响,如同恶魔的狂欢。

卡米尔透过船舷,望向那对在狂风中呼喊着大笑着的爱人,一笔一笔地认真记下今天的一切。

大哥结婚了。
婚礼是在极空星的呼啸海里举行的。
有风,有雷霆,有闪电,浪也很高。
但大哥很开心。
他说,这才是海盗该有的婚礼。
我也这么觉得的。
本来就该是这样的。

他停下笔,微微的笑了。
——本来就该是这样的。

07.
没过多久,安娜森便为雷狮诞下了一个小男孩。

和大哥长得很像,是个漂亮的孩子。
卡米尔在日记里记下。

男孩一天天的长大,和雷狮一样是个不安分的孩子。
他最会折腾佩利,拔他的头发,或是用他的头发编辫子,帕洛斯则是在一旁帮忙用暗影分身把佩利按住。任佩利如何大喊大叫,都只是在一旁笑眯眯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很像大哥。挺好的。
卡米尔在日记里写到。

又过了好几年,男孩渐渐成长为一个向往自由的男人,一如当年的雷狮。他离开了羚角号,独自一人出去闯荡。
雷狮没有挽留,他当年也是这样的。
安娜森也没有挽留,只是塞了些东西给自己的孩子。

男孩走的那天来找过卡米尔,虽说是舅侄关系,但他们一点也不亲密,说的话也很少。
男孩进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停下吧。”
卡米尔握着笔的手抖了抖,一滴墨水在柔软的白纸上铺开,化成一朵黑色的花。
“不,我要写。”卡米尔固执的握紧手中的笔,万年冰封的脸产生了裂痕,他咆哮道,“——我要写!”
男孩看着他,一如当年雷狮看他的的表情。

男孩走了,再也没回来。
只是偶尔会寄几封信回来,很短,字也很草。
和雷狮一模一样。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
帕洛斯终究还是叛出了雷狮海盗团,佩利在一次突围中战死,安娜森也生了重病。
已经不再年轻的雷狮,在宇宙中找了一处安静的星球,过着不再刺激反而索然无味的平淡生活。
安娜森在一场暴雨中去世了,雷狮说:“这才像海盗的妻子。”

卡米尔继续写着他的日记。
没有人再让他停下,他也不曾停下。

日记渐渐到了最后一页。

大哥死了。
卡米尔写到。

雷狮死的那一天,没有呼啸的狂风,没有轰隆的雷霆,只有漫天的星光。
那双藏着紫色的星辰大海的眼眸终于慢慢的合上了。
它的主人漂泊了大半生,在宇宙中自由驰骋,张扬肆意。
他曾是最不羁的灵魂。

晚安,大哥。
卡米尔轻轻地说。

08
雷狮死后不久,有人找了过来。
卡米尔好不容易才认出那是安迷修。
昔日风流倜傥的双剑安迷修,此刻已垂垂老矣,湖蓝的眼眸不再明亮,头顶也早已白发苍苍。
“雷狮那家伙也死了啊。”安迷修没有惊讶,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毕竟曾面对不知多少人的死亡,“没想到那个嚣张的家伙也死了,恶人不都该祸害百年的么?”
卡米尔没说话,只是抱紧了怀里日记本。
安迷修叹了一口气,说:“也该停下了吧。”

不,不能停下!
卡米尔颤抖着,剧烈的颤抖着。
他觉得世界在崩塌,但只要抱紧这本日记本,便能阻止这一切。

“何必呢?”
安迷修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只剩下卡米尔一个人了。
他蜷缩在草地上,怀里死死的抱紧了那本纸页泛黄的日记本,嘴里不断地重复:“不能停下,不能停下……”

09
灯火辉煌的宫殿,觥筹交错间,是暧昧的轻笑与眉眼的互动。穿着光鲜的男男女女在阔大的大厅肆意欢歌,裙袂与西装伴着华美的音乐一同旋转。

纸醉金迷。

卡米尔缩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茫然的看着一切。
他是雷皇一族的旁支,身上流着的血又只有一半是雷皇一族的,地位卑微到连女仆都可以欺负一下,更别提那些血统高贵的堂兄堂姐们了。
他慢慢地环顾了一周,觉得这地方实在是不适合自己,于是便悄悄的从人群间挤过,来到了阳台。

这一天的天气不错。
雷皇星天空一直密布着的乌云终于散去,璀璨的星星在天空闪耀。
卡米尔有些看呆了。

“喂!你谁!”
略带愠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卡米尔向前一看,一下子撞进了一片紫色的星海。他身后的星辰全然不及他眼中万分之一的耀眼。
“啧,没教养的小鬼!”紫色星海的主人显然生气了,星星散发出极不友善的光芒。
“我……我是卡米尔。”他连忙回答,因为紧张一个不小心咬掉了自己的舌头。说完,他又后悔了,他的敏感身份一直使他成为众矢之的。
“哦,我叫雷狮。”对方说,语气冷冷的,还带着点怒气。
卡米尔讶异地睁大了深蓝的眼眸,直直的望向不远处翘着二郎腿喝着啤酒的雷狮。
“怎么?”雷狮轻邈地笑了,“怕了?”

雷皇一族的三皇子雷狮是整颗雷皇星上最最不能招惹的人。
这是雷皇星除了纯血皇族之外每个人都知道的事实。

“不怕。”卡米尔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也许是因为雷狮并未对他的身份产生鄙夷吧,他走向雷狮,站定在雷狮跟前,抬起头,望进那片紫色的星海,
——“我不怕。”

10.
卡米尔醒了过来。

他伸手轻轻摸了摸怀里的日记本,深蓝的眼眸透着深深的疲惫。

日记本是雷狮在第一次见面后不久送的,刚好是他的生日。
他一直把这本日记本当做宝贝一样藏着。

不远处传来嘶吼的声音,混杂着武器交错碰撞的金属声。

卡米尔慢慢地爬了起来。
离开了这个地方。

比赛还没结束。
但是对他而言,什么都结束了。

【fin】



————
感谢所有看到这里小天使们!